美国医生呼叫中国同行:渴望分享新冠肺炎防治方案


“为什么这是浪费时间?”纳瓦罗追问。

“彼得,你为什么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而不去解决你的问题呢?”凯拉没等他说完就问道:“你为什么要谈这个?我是在问你,你能不能获得100万台呼吸机?”

纳瓦罗开始翻起了“老黄历”:“让我向你介绍一下历史吧,09年拜登(时任美国副总统)和奥巴马政府应对H1N1流感危机时……”

“你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彼得,为什么要谈这个?现在都2020年了,总统2016年就当选了。你能搞到100万台呼吸机吗?”凯拉又一次打断。

这篇刊发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年第41卷的论文研究结果显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3%,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11%。研究者认为: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纳瓦罗和布莱安娜·凯拉

“我们没时间了,这太荒谬了。”凯拉没有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结束了这场采访。

研究者对各类密接人群不同接触方式进一步分层分析发现,家人主要通过共同居住(18.07%)和聚餐感染(11.75%);亲戚(4.73%)主要通过聚餐感染;朋友(包括邻居)之间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户外对话(20.00%)、聚餐/会客/娱乐(12.50%)和乘坐同一交通工具(4.55%)感染;一般人群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与病例同处一个诊疗大厅(1.94%)、同一个超市、市场购物等(0.56%)感染。

凯拉打断他:“但老实说,政府显然对此准备不足,你知道这些病毒有多可怕,它们爆发了。政府夏天预演的时候就知道,如果发生这种(疫情爆发)情况,就会出现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找你来谈供应问题。”

随后,纳瓦罗开始为特朗普开脱,将“枪口”对准中国,他先是声称中国没有更早通知美国,“让全世界都滞后了6周,因此我们每天都在解决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