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集中隔离点 市民为保护家人自愿前往
来源:武汉集中隔离点 市民为保护家人自愿前往发稿时间:2020-03-27 20:13:49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

纽约州州长:强制隔离相当于联邦政府向纽约州宣战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她从业已有4年,却是第一次穿、脱防护服,“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危险’,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去武汉,去帮忙。”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但她“自私”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他没有怪我,只是有些担心我。”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